搜播《安德烈 · 谢尼尔》揭示人性内心深处

作者:cooao 发布于:17:33:25

第三十一届澳门国际音乐节在九月廿九日以佐丹奴(一八六七~一九四八)的写实主义四幕歌剧《安德烈·谢尼尔》率先打响头炮,为本届音乐节拉开序幕。只演两场的歌剧由意大利都灵皇家歌剧院制作,澳门乐团演奏及由西西里岛抒情合唱团联合演出。《安德烈·谢尼尔》虽是作曲家最富盛名及被搬演得最多的一套歌剧,港澳舞台上却甚少上演。这可能因其大型编制和角色众多有关,加上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并不易处理得好。
    乍看宣传单张,无论故事、背景、服装布景、制作及演出单位都有其吸引力。看了头场后,深感此剧好看却又不易看,原因是此剧包含太多元素。撇开复杂的故事和人物,这场演出最出色之处就是一众歌唱家将作曲家笔下的各式人物的内心深处,通过精心设计的歌曲编排展现人性在动荡时代下的真情之音,那并不限于对爱的憧憬和无悔,还有对理想的幻灭、对使命的坚持,对人民的关爱,对欲望的追求,和对亲人的悼念及对死亡来临的无畏等。如非在革命时代的大框架下,不可能同一期间展示这么多人性的一面。
    革命时代的爱与狰狞
    剧名安德烈·谢尼尔是一名在法国大革命期间真有其人的法国诗人,这个角色贯穿全剧。饰演诗人的男高音Carlo Ventre幕幕有戏。幕一在贵族Party亮相先唱出《某日,眺望碧蓝天空》,隐晦地嘲笑和批评贵族对低下阶层的冷漠。Ventre有一把结实洪亮而甘美的声线,既可抒情亦可做出近乎英雄式的壮丽音型。这曲他既非责备或宣泄,而是世道如此,表现了诗人对世情的关爱之心,然其词却令贵族转过背不愿听,唯独女角伯爵夫人的女儿玛达莲娜由开始不以为奇到最后说了一声sorry面带羞惭转入后堂,简洁地写下这对男女的伏线。

    幕二时空一跳革命已展开,诗人好友卢切尔劝他逃亡免遭迫害,谢尼尔为等一个爱他的女子而犹豫,一曲《我相信上天》深情地演绎对爱的盼望,情绪由抒情渐趋高涨。那边玛达莲娜家人已被杀,在街头寻觅她心中所爱,甫与谢尼尔相见互诉山盟海誓的《美好的时光》,二人唱出对爱的憧憬。女高音Csilla Boross 声足又擅唱抒情咏叹调,尽管在幕一没有太多唱段,这刻发挥她的动人音色和丰富情感羞怯、柔情、盼望!在瞬间骤变的局势下她与Ventre唱出真情的安慰,还有令人丝丝甜美的爱情,二人唱出触动心灵之音。其后Boross在幕三欲献身昔为其家仆、今为革命党员的杰拉德,以图换取已被锁走的爱人,她一曲《妈妈过世了》深情细腻地唱出革命令其家园尽毁,和对亲人的悼念,孑然一身的她已一无有,绝望又堪怜。杰拉德忍不住承认一早已喜欢她,甚至她小时在其身边经过,已想得到她,都表现下层阶级人物对欲望的追求。饰演杰拉德的男中音Roberto Frontali在《国家的敌人》中对自己参与血腥而自责。“我杀戮我哭泣”唱出多少人对革命的期盼而最终理想幻灭,Frontali有一把坚实而甘甜的声线,几度出场都聚焦,与Ventre的谢尼尔各擅胜场。幕三完结前谢尼尔受审为自己辩护却仍被判死刑,Ventre《是的,我是一名军人》唱得有力勇敢,不怕诬害,表露出对使命的坚持。
    检阅人性真伪善恶
    到了幕四,诗人在监狱吟诵《如同美好五月天》虽然已临行刑,绝望中仍处从容,温柔唱出美好寄语,Ventre再展抒情一面。剧终玛达莲娜假扮死囚来到愿与爱人共赴断头台,男女相见,吻着对方,音乐增强。二人一曲《靠近你,我的心神安稳》深情、肺腑。男的一句“你是我所有希望和梦想”,女的一句“我不是来道别,我来是伴你一起死”听落令人难免心酸,却又振奋。此曲由温柔慢慢变激烈,二重唱像在歌颂死亡,其实是对爱的赞礼。音乐亦由轻转强,明明死亡即至却因能与爱侣共赴黄泉而显得欢慰高扬。作曲家佐丹奴不单写出这三个主角的心灵深处,此剧还有不少角色,尤其小人物都同样写实。
    女中音Lanza饰的女仆在幕二的《害怕吗?为什么?》中“我一人我孤单,你可保护我吗?”透视出革命带来的恐怖。还有杰拉德在幕一初开的《已六十年了》以仆人的身份唱出工人阶级的饱受折磨,老父年已六十还辛劳工作,对贵族的腐败十分鄙视。Frontali唱来满有怨气,宣泄了工人阶级的不满,口脗跟其后他成革命党员后不同。幕三杰拉德在街头向妇女募捐,一名老妇一曲《我是年老的马德伦》说仅存的孙子也为革命而战,道出平民百姓的心声。还有杰拉德的革命党员怂恿杰拉德杀死诗人便可占有玛达莲娜,亦带出小人物的卑劣。另外还有诗人好友卢切尔、主控官、狱卒等各式人物,《安德烈·谢尼尔》呈现出法国大革命里头各阶层的面貌。
    丰富的人物和歌曲主题带出法国大革命这动荡时代下不同阶层及身份的人之内心深处,如检阅了人性真伪善恶。都灵皇家歌剧院开出的Cast有着意大利歌剧的特色美唱。至于制作方面,歌剧回归古典风格不作他想。不过此剧内容颇复杂,加上人物众多,再者歌曲一浪接一浪(而且每曲都在说心声),不宜再附加太多背境的戏剧处理,尤其是羣众与舞蹈的安排。过多人在台上往往反碍观众聚焦主位。今次舞蹈的安排最不巧,除了幕一Party的儿童舞者带来一刹亮点,其后的舞蹈未算得宜悦目。如幕二谢尼尔等待爱人,几名舞者出来围着他行过有些古怪,又或幕三老妇唱到“自由万岁,齐来起舞”就有舞者出来跳一段,都不大合适,因当时的环境并不欢腾。加入舞蹈几乎是现在上演歌剧的必要元素,不过用得巧与否也会影响整体成绩。
 本文由“搜播”采集提供。
已赞 (0) (0)
参考网址:
  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