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拔网:《看见鸡屙尿》有感而生散文

作者:cooao 发布于:17:23:11


    琼楼玉宇,不但豪华更显得高贵,然而这一切只是炫耀于他人的东西,对于自己、最实用的就是其空间。一般升斗市民所住的不过容膝的地方,则遑论琼楼玉宇了。
    到了“天空之镜”,天地浑然一体,海陆拉成一线,望之无边,行之无际,艳丽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没有市廛的喧嚣,不闻人间的怨气,只有万籁笙竽,秋色潇洒,这一刹那真正感受到海阔天空的真谛,纵然有的是游人,他们或集而高歌,或散而独眺,奇怪的是大气中无形中有一道隔音器,永远听不到噪音,天卷纤毫光不隔,彼此的形影都在目光所及中出现。有捡拾贝壳的,有堆沙戏水的,偶而发现几只“搁浅”的水母,自是呼朋引类观赏一番,拍摄当不在话下,正因为牠被搁浅,看来已是苟延残喘。也有一些小蟹,来不及潜进沙中洞穴,被游客捉将起来把玩。套一句人间的话,此所谓“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有作过调查,谓某个国家是“幸福指数最高”,得出的结果不是大国、强国,也不是先进国。可见幸福偏重于精神,物质还是次要。此时此地若问我,我会毫无疑问地投这“天空之镜”上面这群人一票。不过这仅是一刹那的光辉,“幸福”像昙花一现,又是赋归的时刻,因为潮水涨了,这个沙洲要归还大海。对于这一点,我完全不觉意外,曾经流寓于海外的中国人都知道,潮退,可以容许你立足,一旦该地“水涨”,便该走,否则会遭灭顶之灾。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此之谓也。
    天空之镜的所在地在瓜拉雪兰莪的首府沙阿兰附近。瓜拉雪兰莪(Kuala Selangor),地处马六甲沿岸冲积平原。如果把它称之为“鱼米之鄕”,实在当之无愧。那里有一处曰“适耕庄”,应是名副其实适宜于种植稻米的地方。上世纪初还是一处小渔村,居民主要以潮汕人为主,他们逐渐发展农耕。适耕庄现约有二万居民,当中务农者占九成。我们别过“天空之镜”来到适耕庄,从车窗外望,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管子 · 四时》:“四政曰:端险阻,修封疆,正千伯(阡陌)。”封疆,是聚土为界也。一如《史记 · 商君传》:“为田开阡陌封疆,而赋税平。”阡陌乃田耕小路,适耕庄的稻田却见不到“封疆阡陌”,也看不见犂牛。原来这里的耕已进入机械化时代,无论播种、插秧、施肥、收割,直至把稻粒碾作白米,包装、输送,全部是机械操作。我曾经在碾米厂工作过,目覩此情此景,为之目瞪口呆。粤俚说:“未见过鸡屙尿”,今天见到了。
冬春轩
已赞 (0) (0)
参考网址:
  开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