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业资讯 > 休闲娱乐 > 小说文学 > 最新发布的信息

无事多读书漾组词

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八成的困惑来自于读书太少,思考能力太弱,剩余的两成来自于开放度的缺失和经历的浅薄。一直以来,我想思考真正的问题,而不是伪问题;我想尽可能地过创造的生活,而不是消耗生活;我想获得更多的勇气与力量去面向未知和进入真相,而不是逃避和懦弱。我想一边把房间建得牢固,一边让自己回到自己。     想想自己这样一个人是如何在世界上存活至今的,也是一件神秘事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的互动相当贫乏,明明很穷又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不懂人情世故,经常看不惯别人,看不惯还总要表现出来。长久读书写作形成的一种与现实脱节的人格,这种人格有对现实生活很意外的理解,又是带着一点危险的存在。所以有人曾说,一个人若是读很多书,懂得很多文学艺术方面的东西,恐怕你就得花很长时间来弄明白他到底是不是个傻逼。     但不是漫无目的地浏览群书。我们活在世上的时间实在有限,而现今时代出版泛滥越趋严重的情况下,对...

发布于:2017/10/18 21:02:31

晨曦中的嘉陵江纷组词

早上,从旅行背包里取出运动服,踏着晨露的初旭,沿着里巷街心往嘉陵江边漫跑。这是到达重庆后的第二天。     九龙坎看不见一条龙,铁板巷寻不到一块板,沧白路也没有民国烈士林沧白的踪迹,只有残存碑石上青天白日的标志,在岁月的磕碰中收拢着褪色的朽颜。     跨过马路,飞架在嘉陵江上的千厮门大桥已在脚下。一剑指天的阳刚桥塔、橙红如新的矫健桥身,在微白的天色中格外动人。昨日中午由江北区乘车向南第一次进入重庆的核心渝中区,走的就是这座桥。车水马龙在太阳和时间的催促下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桥面下的列车还不时发出不耐烦的鸣笛。也许只有这清晨,它们才在消散了溽暑的睡梦中守着暂时的静谧吧?     跑在平坦的桥面行人道上,看不到一丝雾都的雾,倒是看到远方紫红色的霞光,抱着错落有致的楼房,舔着伸出懒腰的嘉陵江。江滨南岸是依崖而建的吊脚楼建筑群-洪崖洞,现在刚进入酣眠。寥寥几盏橘色的灯火是它满足的鼾声。从傍晚到凌...

发布于:2017/10/18 20:59:52

九六城堡《热秋》

还是学生的年代,有首很好听的粤语流行歌,叫《这个秋天》,原是日本曲调,卢国沾先生填上了中文词:     “……离别了,送我丹枫一片,你说秋天太短,莫嗟怨!这美满的秋天,赐你与我相遇,田园漫步望落日,草坡中两依恋,这美满的秋天,这季节深记念,难忘地上落叶,轻且软……”     秋天确是气候宜人,天高气爽,玩月、登高、赏枫、品菊、怀人、念旧,都宜在这个季度进行,静安淡雅,宁谧泰然,徐缓有致,清爽的天气让人心旷神怡,精神提振,做事分外利落。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一片舒坦。待过了秋分节气,接下来的寒露、霜降,看名称就知道,天开始寒了!谚语云:“白露身不露,寒露脚不露”,到了晚秋时节,寒风袭来,当做好保暖工夫,加件外衣。还有,不要让脚部受寒。不光人要防寒,农作物也一样:“禾怕寒露风,人怕老来穷”,真个至理名言,尤其后头那句。     只是,这个秋天,委实半点儿也捕捉不到它的身影。热得昏了...

发布于:2017/10/16 14:05:48

妓出阁-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小时候唸诗,很爱这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生于岭南,虽不识蜡红枝上粉红云的艳丽,但穗城家家爱花,小巷街角暗香浮动。特别是仲夏,茉莉白兰姜花接踵而至,即便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家中也常见花踪,母亲既喜自己种花也爱买花置于案头添一屋春色。每年除夕的逛花市,更是我和老爸的年三十特备节目,不到凌晨不归家。     爱花,几乎是每一个岭南女子的特质。     童年时随父移居小城,初到陌生地,诸事不习惯,新春前夕,意外发现弹丸之地也有花市,顿添不少好感。待到小城经济渐好,不知何时起,湾仔花婆成了城中一员,逢年过节,花婆花档总是聚满买花男女,闹市街头花档成了城市一道鲜活鲜丽的风景。     幼受母亲薰陶,春夏秋冬,总要在家放上几枝花,买花买多了,和花婆们结成朋友,不论三盏灯还是祐汉街市旁的花档,总有相熟的花婆。闲来没事找她们,除了买花还讨教几个食疗偏方,每位花婆都是生活百事通,诸如放几滴漂白水在...

发布于:2017/10/13 18:06:51

阿飞80后《论人间失格》短篇散文推荐

一个被遗弃的童年,让津岛佑子的文学始终以女性为中心,去除父亲这种角色,男性不再是文学的主角。或许可以说,太宰治的死,间接造就了津岛佑子的独特,也是他身为父亲少数的贡献了。     【摘自:〈“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他是最失格的父亲,也是最成功的作家〉,作者:谢孟颖,2015年6月12日】     “当失落的人读《人间失格》,就会想到自己。太宰治是最让人有共鸣的作家之一。”这是未阅读前,我听到的评价。遗憾地,当我读完后,并没有这种感觉。共鸣什么呢?在最美丽的年华死去的樱花人生哲学?被逼背弃自己良心讨好世界的无奈与无助?都没有,像我这种道德观比较严格的人,从未处于这种生命状态,也不喜欢这种生命状态。我在文学作品中读过的无赖不少,其中以鲁迅的阿Q和孔乙己至为深刻,但我比较同情这两个人,因为他们出身低下,缺乏教养。《人间失格》的主角叶藏却不然,他出身富裕、长相英俊、才华横溢,除了家人对他的教育方法...

发布于:2017/10/13 18:04:37

最新小说推荐:失踪者 梁淑淇《四哥万受》

    有些事情只要荒谬到一个地步,就连做梦也无法超脱其荒谬本质,当荒谬因子无法织出一个圆满的梦时,我还有什么办法得到救赎?     于是,我终于到了警局报案。     我从没到过警局,也不清楚报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以为即使傻乎乎地对警员说:“我来报案”,对方也会严肃对待,实践“急市民所急”的理念,但我急得快哭了,对方却一脸不在乎,语带轻蔑地打发我走。     “这是失踪案啊。”我语气急促,希望唤起对方的关注。然而,这里每天也有人无故失踪,警员早已习以为常,不着紧不关心才是正常的应对态度,可惜我没有其他办法,以为寻求警员协助就能得到一丝希望。     “小姐,这根本不是什么失踪案啊,你到底理解失踪的定义吗?”这个四眼警员在托眼镜时用手遮掩那充满嘲弄的笑意。     “我当然理解。失踪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你说失踪的人现在好端端的在家里,你回家就能看到他...

发布于:2017/10/13 18:02:13

隐于书后——勃朗特姐妹的故事

萨莉温莱特(Sally Wainwright)导演的影片《隐于书后/To Walk Invisible》(二○一六),既不神化也不矮化,说起英国文坛最著名的三姐妹(Brontë Sisters)的故事来,基本上都是有根有据,盐醋不添。     就连三姐妹的相貌、身高等特征,影片都毫不含糊,该修长的修长(写《呼啸山庄》的艾米莉身高一米七,在十九世纪绝对鹤立鸡群),该标致的标致(写《艾格尼丝格雷》的小妹安妮),该其貌不扬的还是抱歉交代(写《简爱》的夏洛蒂身高一米四六,有双大近视眼)-有一个关于夏洛蒂的恶毒讲法:“我今晚遇到了勃朗特小姐,我得说,她得比现在好看两倍,才能称得上长相平凡。”     当然,也不要绝对拘泥于细节。例如,影片开始不久,随着摄影机升起,我们见到勃朗特家一旁是墓地。而事实上,勃朗特家三面环墓。夏洛蒂在《简爱》里不费什么笔墨,就把桑菲尔德庄园的写得阴森吓人,应有个人的体验在...

发布于:2017/10/12 17:39:36

书林文学:稀释了的荒诞——《小安的新新闻》

“那年代中的一些事情,虽然微小,却是那年代中怪异浓烈的一股气味,永永远远地筑成坚硬的遗憾,在我的人生中弥弥漫漫,根深而蒂固。”-阎连科《我与父辈》。     然后,我们在阎连科的小说《小安的新闻》里读到居于农村的小安的生活琐事,可一些本来微小事情,却最终交织成遗憾。“看见村里改革开放的形势没?”电视台的摄制团队问站在树顶上的小安:“新楼房是不是一栋接着一栋啊?!”     小安答:“是一栋接着一栋啊。”     电视台的人再高声问:“有什么感想吗?!”     小安答:“这楼房在下面看着是新的,在这上面看着房顶全是旧的呢。”     电视台的人:“看到一片楼房就行了……”     这段小说对白大可将其中的“村”置换成澳门。     “都改革开放了三十年,母鸡还生这么小的蛋,你这是让我们批评社会还是批评那只鸡?”-小说的对白幽默而辛辣,无不让澳门的读者联想起小城的滞后制度与建设。     相...

发布于:2017/10/12 17:34:21

开拔网:《看见鸡屙尿》有感而生散文

    琼楼玉宇,不但豪华更显得高贵,然而这一切只是炫耀于他人的东西,对于自己、最实用的就是其空间。一般升斗市民所住的不过容膝的地方,则遑论琼楼玉宇了。     到了“天空之镜”,天地浑然一体,海陆拉成一线,望之无边,行之无际,艳丽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没有市廛的喧嚣,不闻人间的怨气,只有万籁笙竽,秋色潇洒,这一刹那真正感受到海阔天空的真谛,纵然有的是游人,他们或集而高歌,或散而独眺,奇怪的是大气中无形中有一道隔音器,永远听不到噪音,天卷纤毫光不隔,彼此的形影都在目光所及中出现。有捡拾贝壳的,有堆沙戏水的,偶而发现几只“搁浅”的水母,自是呼朋引类观赏一番,拍摄当不在话下,正因为牠被搁浅,看来已是苟延残喘。也有一些小蟹,来不及潜进沙中洞穴,被游客捉将起来把玩。套一句人间的话,此所谓“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有作过调查,谓某个国家是“幸福指数最高”,得出的结果不是大国、强国...

发布于:2017/10/12 17:23:11

5730图书馆:《不近人情》短篇散文推荐

近年来到殡仪馆坐夜的机会多了,大概是自己年纪渐大,而朋辈的父母年纪则更老迈了。生老病死是谁也避不了的自然规律,只是最后一程的仪式总要办的,有人办得隆重,有人办得简陋,但无论是热闹还是冷清,于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来送别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人,也是对朋友表示一点关心和同情。对待生命的终结,中国人是偏向隆重的,这不一定是迷信,最后一程的仪式,是表达了对至亲的思念。     几十年来,坐夜不计其数,看到的大多是千般不舍,没有出现过如庄子那样“鼓盆而歌”的场面。庄子的《至乐》篇,当他的妻子去世,他敲瓦盆唱起歌来,惠子不解这是啥意思,庄子解释道,妻子闭上眼睛,“从此将舒服地躺在天地的大屋里”而已,所以我有什么好伤心呢?有专家说“外篇”是庄子的追随者仿作的,所阐述的思想不应入庄子的数。但我觉得这种观点值得商榷,《论语》中许多语录都来自孔夫子的弟子,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吾日三省吾身”等都是...

发布于:2017/10/12 17:21:16
共223条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第  页